自曝伪造交易22亿 瑞幸咖啡股价暴跌超70%!两岁即上市的神话这次要“凉凉”……-日本黄色动漫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自曝伪造交易22亿 瑞幸咖啡股价暴跌超70%!两岁即上市的神话这次要“凉凉”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2日 23:12:08

自曝伪造交易22亿 瑞幸咖啡股价暴跌超70%!两岁即上市的神话这次要“凉凉”……

记者注意到,上市后的瑞幸咖啡各种动作未有停歇。2019年9月,瑞幸咖啡对外宣布,为更好地开拓茶饮市场,决定拆分小鹿茶品牌独立运营,在全国范围内开设小鹿茶门店。刘剑更是称,小鹿茶门店要和瑞幸咖啡门店形成互补,后者侧重一二线市场,而前者注重二三四线市场。

北京时间4月2日晚,瑞幸咖啡突然发布公告称,其董事会已经成立特别委员会,负责一项内部调查问题。据称,其特别委员会向董事会提供信息表明,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虚增了22亿元销售额,相关的费用和支出也相应虚增。

2、做空后已有投资者在美起诉

3、一路发展备受争议此前,瑞幸咖啡在遭遇浑水做空时,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曾向记者直言,其自始至终对瑞幸的看法都是:从咖啡零售角度,不具有成功的可能。“因为瑞幸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看中了其价格和便利性,品牌本身对客户粘性的贡献度较低。这意味着,当瑞幸与竞品在价格或便利性上的差异缩小至不明显状态时,瑞幸可能会流失大量客户、从而影响业绩。但是通过低价策略所吸引的客户形成的消费数据,可以挖掘潜在价值卖给其他同样瞄准该消费群体的企业”。

2019年5月17日,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成功上市,发行3300万份ADS,每份定价17美元,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,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万美元,共募集资金6.95亿美元,市值达42.5亿美元。根据彼时其给到的口径,瑞幸咖啡成为2019年以来在纳斯达克IPO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。

记者注意到,一周前,郝俊波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一篇题为“瑞幸咖啡全球投资者集体诉讼”的文章,称瑞幸咖啡因证券欺诈案已经于近日被投资者诉至法院。“如果您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投资其股票或期权等证券受到投资损在10万美元以上(从第一笔买入该股交易起算至今,浮亏额亦可),您可以联系我们免费咨询是否可以提起集体诉讼索赔您的损失。”

“特别委员会今日向董事会提供信息表明,自2019年二季度起,公司的COO、董事刘剑,以及下属几名向其汇报的员工,参与进行了某些违规行为,包括伪造某些虚假交易。”瑞幸方面称。

1、自曝伪造交易“今天宣布,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以负责进行一项内部调查,调查审计师在审计2019年财年财务报表的过程中发现某些问题。”在这份公告的伊始,瑞幸咖啡方面便如此坦言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瑞幸咖啡由神州优车集团原COO钱治亚创建,2017年10月第一家试运营门店落地。

就此事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询问了多名瑞幸咖啡内部人士,但尚未得到任何回应。

今日晚间,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告诉记者,已经有投资者委托其起诉瑞幸咖啡。“这个情况早就有了,之前是浑水(公布的)一个调查报告。现在出了这样一个事情,等于基本上坐实了。在美国已经有投资者起诉了,即使没有这次突发的事情,也已经有投资者在诉讼了。”

一边是规模的不断扩张,另一边则是外界关于公司盈利模式的不断质疑。2018年7月,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,瑞幸咖啡方面就曾回应称,公司在盈利上没有具体的时间表,亦做好了长期亏损准备。“在这一点上,公司和投资人的认识有高度的一致性”。

对于一直备受争议的瑞幸咖啡来说,这无疑是一颗重磅“炸弹”。前述公告发布后,瑞幸咖啡盘前跌逾80%,开盘后已数次触发熔断,截至记者发稿前,瑞幸咖啡股价报7.21美元,跌幅高达72.50%。

“IPO是公司发展的重要里程碑,瑞幸咖啡今后会在产品研发、技术创新、门店拓展,以及品牌建设和市场培育方面进行持续的大规模投入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坚持高速扩张战略,坚守品质,推进咖啡消费平权。”钱治亚当时这样说道。

上述公告披露后,北京时间4月2日,瑞幸咖啡开盘暴跌超80%触发熔断,盘中暂停交易,数分钟后恢复交易,接着盘中再度熔断……截至记者发稿,瑞幸咖啡股价报8.03美元,跌幅高达69.35%。

自曝伪造交易22亿 瑞幸咖啡股价暴跌超70%!两岁即上市的神话这次要“凉凉”……

“弃卒保局!”今日晚间,一名长期关注瑞幸咖啡的匿名人士向记者这样表示。在他看来,瑞幸咖啡此次主动暴雷是要给投资者交代。“会计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,但数据做到无法支持之时,主动爆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一次性挤掉水分。”

公告指出,“该内部调查的初步调查发现,和这些虚增交易相关的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总销售额约为22亿元,与这些虚增交易相关的成本和费用也被大量虚增。”

此前,瑞幸咖啡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,其第三季度净亏损5.319亿元(约合7440万美元),上年同期的净亏损则为4.849亿元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瑞幸咖啡此前的暴跌已经带来巨大损失。

根据公告介绍,上述特别委员会由董事会的三名独立董事组成,特别委员会已就内部调查保留了独立顾问,包括独立法律顾问和法务会计师。

今年2月1日,浑水在社交媒体Twitter发文称,其收到了一份长达89页的匿名报告,该报告以收集的2.5万多张小票,1万多个小时的门店录像以及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为证据,说明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,并已经演变成一场骗局。

“该调查尚在进行之中,公司将继续评估此前发布的财务数据和潜在的调整。瑞幸将根据内部调查的进展及时提供进一步信息,并坚决采取有效措施提升公司的内控水平。”瑞幸方面如是表态。

今年1月份,瑞幸咖啡在北京召开战略发布会,发布智能无人零售战略,推出无人咖啡机“瑞即购”和无人售卖机“瑞划算”,进一步密布网点、贴近客户。据悉,在发布会上,瑞幸咖啡对外公布直营门店数达到4507家,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,累计交易客户数也已超过4000万。

郝俊波告诉记者,一旦瑞幸最后败诉,其即需要赔偿投资者损失。“一般是调解结案,根据双方调整解来看。如果不同意调整,按照法律,有可能需要赔偿全部损失”。

2018年7月11日,瑞幸咖啡对外宣布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,投后估值10亿美元,大钲资本、愉悦资本、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和君联资本参与融资。同年12月12日,瑞幸咖啡确认,其已经完成B轮2亿美元融资,投后估值22亿美元。

尽管瑞幸方面在公告中称,以上数字尚未被特别委员会、外部顾问或公司独立审计师独立核实,公司仍在评估这些违规行为对公司财务报表的整体影响,但市场的反映可谓可谓迅速且生猛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注意到,这份近90页的报告不仅提供了瑞幸咖啡数据造假的五大“铁证”,并罗列出六大“危险信号”,最终直指该公司存在五方面的商业模式缺陷。

那么,“故事主角”之一的刘剑是何许人也?据相关资料介绍,刘剑是公司首席运营官(COO),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。2008年至2015年,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;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;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,2019年2月起任董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根据相关数据,瑞幸咖啡备受机构投资者“看好”。截至2019年底,该公司持仓最大的机构股东是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(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),其次是孤松资本、Alkeon资本公司、美国银行、Melvin资本管理公司、瑞银、Darsana资本、瑞信、Janus Henderson以及Sylebra资本。因此,在遭遇瑞幸咖啡这一“黑天鹅”后,这些投资者可谓“颇为受伤”。

K图 LK_0  在被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(Muddy Waters Research)狙击两个月后,在美上市的瑞幸咖啡又遭遇“暴击”。

对于这份匿名做空报告,彼时浑水在Twitter上称“我们认为(指控瑞幸造假)这项工作是可信的”,并表示已做空该股。该消息一出,瑞幸股价应声下跌,最大跌幅超过20%,最终收跌10.74%。

比如,在数据造假方面,该报告首先认为瑞幸咖啡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数量。其表示,通过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跟踪了981个工作日,收集及研究了超过2.5万张小票和超过1万个小时的门店录像,最终发现瑞幸咖啡将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,每店每日的商品销量至少虚增了69%和88%。同时,根据小票汇总的数据,瑞幸咖啡的顾客下单的商品数量出现减少,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每单1.38件商品已下降至2019年第四季度的每单1.14件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注意到,在公告中,瑞幸咖啡方面还“温馨”提示投资者,不应再依赖公司之前的财务报表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九个月以及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两个季度的收益发布,包括先前的净收入指导来自2019年第四季度的产品以及与这些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通讯。

此后,瑞幸咖啡即对这一做空进行了全盘否认。在2月3日给到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的一份声明中,其称前述做空报告的论证方式存在缺陷,报告中包含的所谓证据无确凿事实依据,且报告中的指控均基于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的恶意解释。此外,该报告还攻击了瑞幸咖啡的管理团队,股东和业务合作伙伴,此主张是虚假的、具误导性或完全不相关。“公司认为该报告存在对公司业务模式和运营环境的根本性误解”。

事实上,自成立以来,瑞幸咖啡一直备受争议,其创立两年即上市的“神话”更是屡遭质疑。